成为表演的“为大白跳舞”抵达不了感谢的彼岸

特殊时期,所有人按规定、按秩序配合医护人员的工作,就是最好的感谢和慰藉。

成为表演的“为大白跳舞”抵达不了感谢的彼岸

特殊时期,所有人按规定、按秩序配合医护人员的工作,就是最好的感谢和慰藉。

一夜之间,“听我说,谢谢你”成了一首“被嫌弃”的歌。

这首原本表达谢意的歌,为何突然被人们齐说“不”?网上流传的一些视频给出了答案:不同的场景里,做核酸的医护人员站立一旁,孩子或学生们在他们面前表演着“听我说,谢谢你”。演得一本正经,看得一本正经,但却失去了“观赏”本该有的愉悦和轻松,甚至还有一些“不得不”的意味。

坦白讲,看第一个视频还觉得孩子们挺有礼貌,知道感恩,但当这类视频以“流水线”的形式密集地出现在网络时,它不仅带来了视觉上的审美疲劳,还有心理上的接受疲倦。

或许对于表演者来说,唱一首歌、跳一个舞,是为了向医护人员表达感谢。希望用视觉和听觉上的审美,来消除他们连日来辛勤工作的疲乏,但在他人最忙最该保持距离的时候,跑到面前兴致勃勃地表演,可能只会带来尴尬。

疫情形势较为严峻的时期,所有人都在和病毒抢时间,核酸检测作为其中最重要的一环,当然应该争分夺秒。如果医护人员到学校、社区进行核酸检测,得先欣赏一段表演,这将浪费多少时间?医护人员本身工作量就大,连轴辗转不同的场所,恐怕本就无心也无力气欣赏表演。站成一排,打起精神看表演,只会加重他们的身心负担。难怪网友这样改写歌词:“听我说谢谢你,因为有你,下班更晚哩。谢谢你,感谢有你,排队更长哩。”

其实,特殊时期,所有人按规定、按秩序配合医护人员的工作,就是最好的感谢和慰藉。一位身穿防护服的网友就拍视频表示,亲眼见到排队做核酸,一个母亲领着孩子排到了,开始放音乐让孩子跳舞。这位网友说,孩子是好孩子,初心是好的,但是真的很浪费时间。

更为重要的是,这些视频要么是简单的模仿,要么是炫技式的表演,他们并没有考虑过医护人员是不是喜欢这样的感谢,也不在意“大白们”是不是被打动。当然,我们也不能主观臆测他们表演是为了感动自己,或是为了拍一段视频放在社交媒体上,但初始流传的视频,获得的点赞和认可,还是满足了他们的情感需求,或许这也是一种“动力”,促使其他人效仿跟从。

情感表达的形式有很多,可言可叹可歌可舞,只有真正发自内心的情感表达才能打动人心,只有“情动于中”才有爆发的力量。就如疫情期间武汉医院的那幅落日余晖下的“医患”,只因“觉得太阳挺好的”,只因对美景的热爱,他们停在了做CT的路上,感动了在场的人,更漫溢到全社会。

刻意演出来的感谢,无法抵达内心,只能是对真情的亵渎。因而,当孩子们被推上表演席时,当情感成为表演的工具时,这本身也将给孩子带来巨大的影响,作出极不好的示范。

“听我说,谢谢你”不是特例,而是网络时代的一个缩影。智能手机、自媒体平台往往会构建一些自我感动式的煽情模式,引发人们效仿,但复制的“感谢”,消解了情感本身,永远也抵达不了感谢的彼岸。

红星新闻评论员 黄静

新闻推荐

带娃多年 向子女索要23万抚养费

原创文章,作者:admin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justnews.remenci.cn/9152.html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没有账号? 忘记密码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