春姑娘来了

刘传俊小区内的残雪消融了,身边的草木、花枝饮足了春雪的乳汁开始萌动、孕蕾。浅笑走来的春天,用欢快的脚步,将荷塘里薄莹莹的冰踩碎,小鱼儿浮上清澈的水面,呼吸着春的气息,摇头摆尾,自由自在地游来游去。

刘传俊

小区内的残雪消融了,身边的草木、花枝饮足了春雪的乳汁开始萌动、孕蕾。浅笑走来的春天,用欢快的脚步,将荷塘里薄莹莹的冰踩碎,小鱼儿浮上清澈的水面,呼吸着春的气息,摇头摆尾,自由自在地游来游去。

立春后,春姑娘便走出闺房迈着轻盈的脚步上路了。她扭扭捏捏,含羞欲笑,一脸腼腆的表情,像一个夷愉的精灵四处传播春的消息。她的身姿,随时随处皆能看到。不管她来到哪里,哪里就充盈着蓬蓬勃勃的生机,就散发着沁人心脾的清香。

那段哗哗流淌的金水河两岸,垂柳打了个先锋,甩出鹅黄细长的头发。远观,如一道起了皱褶的微黄帷幕,有规矩地拉扯开来;近看,似一个个婀娜多姿的少女,在氤氲的春烟里轻歌曼舞。偶有一两棵桑树的芽尖冒出来,翠生生、水灵灵的,绿得鲜嫩,绿得逼眼,绿得喜人。步行道右侧枯黄了一冬的草坪泛出微青色,沉闷了一冬的大地复活了,小草从酣睡中苏醒过来,伸伸懒腰,打着哈欠,倔强地把头伸出了地面,向上一个劲儿生长。草坪中部屹立着太湖石拼凑的假山,假山东边一溜儿青青的小草挨挨挤挤,探头探脑,叶片上还挂了几颗晶莹剔透的露珠,闪闪发光,笑迎旭日。

健身场地上,小孩子在像母亲的手轻轻抚摸的阳光下欢笑着、奔跑着,女士们则将大红、粉红、镶了绿边的木兰扇舞得唰唰响。无论单扇还是双扇,扇扇套路生姿添彩。一对坐在连椅上享受阳光的老夫妻,舒展开脸上的皱纹,会心地笑了。

人们因春天的降临而心旷神怡,浮想联翩;大地因春天的到来而鹅黄嫩柳,姹紫嫣红。

拖着剪刀尾的小燕子,栉风沐雨、穿山越岭从南方飞回来,在村庄里叽叽喳喳寻觅老巢,重逢在往年的屋檐下、房梁处,向放学归来的儿童炫耀春天的绮丽与俊俏、春风的轻柔与细腻、春光的明媚与和暖。黄莺、布谷等鸟类,因春天给予了亲昵拥抱,接受了春风温柔抚慰,羽毛更为光鲜,歌喉更为婉转,歌声更为美妙。

迤逦的山道上,响起春风拂过大地的声音,那是春天邀请人们走出户外去踏青。山道边蓝的、紫的、粉的、红的碎花点缀在杂草间、顽石旁,如同一双双好奇的眼睛,不知疲倦地眨来眨去。三五成群的少男少女结伴而往,兴高采烈,欢呼雀跃,撒一路笑语欢歌,心情驿动而激荡,满盈着对春天的憧憬。远方,原先光秃秃的山头,此刻也悄悄地披上了一件件鲜嫩的绿色外衣。山下淙淙流淌的小溪,愈发秀丽湍急起来。掬几捧微温的溪水,洗去一脸疲惫,滋润久渴的心田,醒目地观赏远远近近、高高低低、青青翠翠的生命繁华画卷,将盎然的春意叠进心里。

春风犹如春姑娘的使者,登山渡水带来各种色彩装扮整个世界。染红了左邻庭院里桃花的腮帮,染白了右舍墙角梨花的脸颊,染黄了地沟边迎春花的发辫儿,染绿了纵横交错的田埂。土质松软的田野里,闪现着来回忙碌的身影。男的用锄头挖出小土坑,女的将早红薯芽儿栽进去,再培上农家肥,娃娃们又是浇水,又是封根,平地上就鼓起了一垄一垄的希望。

翻开春的扉页,迎着野花野草,跟着春的脚步,放眼田园深处,一群花枝招展的少年将缀着衣襟的风筝放飞在蔚蓝的天空中,也放飞着喜悦,放飞着梦想。他们一起奔跑着,如同田野里所有的生命,都咯咯地在偷笑,在乐此不疲地腾挪起跳。

从垂柳的枝条上采撷一片嫩生生的叶子衔着,满嘴都是丰盈的春滋味。再拧一支柳笛铆足劲儿吹奏,一声声“吱哇吱哇”,余音缭绕,那是绿草的清香,那是花朵的芬芳,那是如诗如画的遐想……

(摘自《郑州日报》2022年2月24日)

新闻推荐

2019至2020赛季CBA常规赛结束后,仅取得10胜36负战绩的广州队决定换帅。2020年8月,前辽宁队功勋主帅、CBA名帅郭士强南下,拾…

原创文章,作者:yc620771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justnews.remenci.cn/9156.html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没有账号? 忘记密码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