斯人已去,感念一生

茫茫人海,人与人之间的相遇多数的时候,总是擦肩而过;有时却是刻骨铭心,一笑一语依然如昨,比如我和阎肃老师的北京邂逅就属于后者。

茫茫人海,人与人之间的相遇多数的时候,总是擦肩而过;有时却是刻骨铭心,一笑一语依然如昨,比如我和阎肃老师的北京邂逅就属于后者。

阎肃老师是我国著名的文学家、剧作家、词作家和伟大的艺术家。2016年2月12日,他走完了人生最后一段路程,享年86岁。

老人家虽已远去,可是他的音容笑貌至今仍在我的记忆里清晰可辨。又是一年芳草绿,清明节前夕,我再次怀念起和阎老的一次难忘的北京相聚!

2015年1月30日,我应邀请到北京,参加某电视台的一档古诗词类节目录制。按照原计划当晚录制两场,从排练到录制当晚12点绝对轻松搞定。我们一行人马被排在第二场,只能在酒店坐立不安地等……

直到过了12点,第一场的人员才返回酒店住地,我们才知道第一场的录制出了状况,导致我们不得不比原计划延迟时间,还要当晚完成任务。心细的女生忙着问回来的人员今晚的嘉宾是哪几位?答曰:“阎肃、康震、何依工。”知情者透露,这场嘉宾应该是诗人汪国真,由于他有事来不了,所以阎肃老师就提前了场次。阎肃老师的《江姐》《北京的桥》《敢问路在何方》《军人男子汉》……这些耳熟能详的歌曲,都是伴着我们长大的,过去我们只能在电视里看到老人家的身影,这次能够零距离相见,一种兴奋和激动溢于言表。

当我们到达录制现场时,看到满头银发八十多岁高龄的阎肃老师,正在嘉宾席用手轻刮眼眶,我知道他是在驱赶疲乏和倦意。作为一名老艺术家,他要对得起荧屏外的千千万万个电视观众。当我站到台上,阎肃老师和蔼可亲地问我“哪里人?平时从事什么工作?有啥爱好?我一一回答了阎老的提问。当他得知我爱好写作的时候,一副很惊讶的样子,谦虚地说要向我学习,当时把我羞愧得满脸通红……他说,你既然是个“作家”,虽然今天这档节目是古诗词,我就破个例让你朗诵一首你自己的诗歌。我很激动,清明节到来之前,面对着这么多的老师和场内外的观众,我朗诵了我的诗歌《父亲》,其中“……泪水滴落的地方/一堆土/站立成永远的父亲”赢得了一片长久的掌声,阎肃老师激动地落下泪来,连声说:“写得好,写得好哇!”我想,可能我的这首短诗,触及了老人的心灵深处,真情实感总能引起共鸣。

录制的过程中有片刻的休息,我匆匆忙忙跑到嘉宾席和阎肃老师合影留念。那晚一直录制到凌晨3点,阎肃老师自始至终精神饱满,坚持录完节目,而后,我们依依不舍地与阎老握手道别……

一月的北京寒风刺骨,阎肃老师棉袄外穿着蓝黑色对襟大褂,脚穿一双黑色布鞋,很有北京老爷子的“范”。只见一个中年人(估计是他的儿子阎宇)挽着老人,在幽暗的路灯下慢慢地消失在我们的视野里……

万万没想到北京一别竟然成了永别,斯人已去,感念一生,一档节目、一次偶遇、一次见证……使我认识了一位老艺术家,更加钦佩和怀念阎肃老师!

正如其子阎宇在《阎肃人生》一书所写:“老人生活态度低得让人俯下身,他60多年勇攀艺术高峰,80多岁依然奋斗在文艺工作第一线,无论是创作实践,还是为人做事,都是一片丹心、一腔热血、一身正气……”

张新文

新闻推荐

近年来,在春夏季节,由于广大农村养猪户对野生灰菜属性了解甚少,采集野生灰菜喂猪或在有野生灰菜的地方放牧,导致猪中毒事件时…

原创文章,作者:yc620771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justnews.remenci.cn/9157.html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没有账号? 忘记密码?